广西贵港市政府原副秘书长受贿732万元被判6年半
2019-03-10 19:17
来源:未知
点击数:            

  龙起銮,1961年9月出生在广西合浦县党江镇一农户家。出生时,其父亲见他长得眉目清秀,眉宇间透着一股不凡的气质,便给他取名为“龙起銮”。龙起銮出生那一年,正值“三年自然灾害”,龙起銮的父母搞到一些红薯、芋头才将龙起銮养大。

  1981年8月,龙起銮毕业后被分配到贵港市港南区桥圩镇畜牧站工作。龙起銮在工作中有想法有干劲,特别是他会撰写工作总结,且见解独特,观点新颖。1987年8月,龙起銮被调到桥圩镇政府任秘书。几年后,龙起銮又担任桥圩镇政府办公室主任、副镇长、副书记、镇长、书记。

  在桥圩工作15年后,1996年8月,组织上调龙起銮到贵港市港北区贵城镇任党委书记;仅隔一年,龙起銮又担任了港北区区委常委兼贵城镇党委书记(副处级);1999年5月,任覃塘区工委委员、管理区管委会常务副主任;2001年3月调平南县任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那时的龙起銮事业心强,办事果断,有魄力,得到了同事们的一致好评。

  贵城镇是地级市贵港市和港北区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全镇辖区面积31万平方公里,公路、水路贯穿而过,是古往今来投资经商的宝地。组织上将龙起銮调任该镇党委书记,是希望龙起銮为贵城镇经济建设添砖加瓦,但龙起銮在这里却“湿鞋”了。

  1998年初,挂靠港北区的鸿飞建筑安装工程公司负责人黄非(化名)想购买位于城区三角嘴一块约2.9亩的国有土地作为公司的办公地。黄非指派其弟弟贵港市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黄达(化名)与贵城镇有关领导联系,黄达由此认识了龙起銮。

  黄达了解到,要想买到这块黄金宝地,必须搞定龙起銮。目标确定下来后,黄达大方出手,常约龙起銮到高档娱乐场所、酒店消费,就在1998年的那个时候,几千上万的消费,黄达连眼都不眨,龙起銮到哪里,黄达就把龙起銮的消费单买到哪里,把个龙起銮伺候得舒舒服服。

  很快,他们就成为无话不说的“好朋友”。不久,龙起銮从黄达那里得知他的哥哥黄非购买土地的意愿后,随即召开贵城镇党委、政府联席会议,会议依照龙起銮的意向,决定以42万元的低廉价格将三角嘴这块黄金地块卖给了黄非。

  龙起銮怎么也想不到,一个普通会议为大老板解决了一个小问题,就轻易得到3万元。美呀,龙起銮第一次尝到了权力带来的甜头,他异常兴奋地陶醉在那一捆捆百元大钞散发出的香味之中。那天回家的路上,大街上五颜六色的霓虹灯反射在龙起銮的笑脸上,一路上他完全沉浸在一种莫名的快感中,那笔钱毕竟相当于他一年多的收入啊。

  龙起銮思想发生质变,善于表演的他却并没有因此影响到自己的政治前程,反而变得更加“务实、亲民”了,于是他再一次获得升迁。2004年1月,龙起銮调任贵港市人民政府副秘书长(正处级),协助副市长分管建设局、国土资源局、房产管理局等城市建设规划管理部门。

  贵港市是华南地区水陆联运的交通枢纽,这座发展潜力巨大的新兴城市,吸引了越来越多的人跑到这里投资房地产业。组织上把龙起銮安排到副秘书长的职位上,是因为他有多年的城区建设工作经验,工作能力强。而一些房地产的老板、中介人也很乐意与这位副秘书长交住:龙起銮出差,有人在星级饭店提前为他订上好的客房;有人把名牌衣服、手机送给他;他到高档酒店吃饭,有人帮他结账……许多房地产业的老板逐渐成为了他的好朋友,座上宾。

  2004年下半年,广西垦建房地产公司贵港分公司开发建设工业品批发市场项目,公司急需向银行贷款。但由于没有付清项目的土地出让金,土地证没有办下来,从银行里贷不出款。该公司老总廖彩云(化名)头痛欲裂也没办法,经多方打探,又托人介绍,认识了平南县一无业游民周尜。

  当时负责北环新村筹建处工作的主要负责人恰是龙起銮。为了解决工程施工过程中遇到的难题,尤其是能按时要到工程款,2005年9月中旬的一天晚上,在吴军的办公室里,只剩吴军和龙起銮两个人的时候,吴军一下子拿出了20万元现金送给到公司来“视察”的龙起銮,并对当时被“镇住”的龙起銮说:“兄弟,这是20个(万元),您别嫌少,还望您多关照多支持!”

  贵港市建设规划委员会干部朱岁(化名)也是龙起銮的“好朋友”之一。2005年8月,贵港市荷城建设投资咨询服务有限公司老总林仁取得了总投资455万元的金港大道拆迁安置小区项目。这个项目的工作集中在解决拆迁户的具体困难上面,但仅凭投资商的能力很难办到。林仁通过龙起銮的好朋友朱岁,请龙起銮出面协调有关部门做好拆迁的安置工作。

  龙起銮利用手中的权力,来了个“快刀斩乱麻”式的处理,不管拆迁户同意不同意,全部“一刀切”,限期不动强拆。结果,该项目所涉土地、城建、供水、供电等部门一路绿灯。林仁看到龙起銮为自己项目建设出了力,便拿出10万元现金,让朱岁交给龙起銮。

  龙起銮被“双规”前的一个月,还在为另一位“好朋友”陶勤勤(化名)的事儿忙碌着。2007年5月,贵港市糖业烟酒公司从国有改制为股份制。改制前,糖业烟酒公司打算把位于贵港市中山路黄金地段的两块总面积为15850平方米的土地从国家划拨性质无偿变更为土地出让性质,使这两块地可以挂牌上市出售。但市政府按照国家有关规定,计划将这块土地收回进行挂牌拍卖,所以,始终没有办理这两块地的土地出让手续。这让想低价从烟酒公司手中收购这两块地搞房地产开发的恒丰公司老总李展云(化名)非常着急。情急之下,他找到了龙起銮的好朋友——贵港市万家居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陶勤勤,请他出面找龙起銮帮忙。

  “有好处费?”龙起銮来了精神,经过一番努力,龙起銮将两块黄金地块的土地使用证硬是给办了下来。陶勤勤也不含糊,2007年“五一”送给龙起銮20万元现金。这些钱当然是恒丰公司老总委托陶勤勤送给龙起銮的。

  龙起銮在担任平南县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后,只身一人前往离贵港100多公里的平南县工作,妻子和儿子则留在贵港市市区。在平南县工作时,龙起銮日理万机,夜深人静时备感孤单寂寞。此时此刻,他感到生活中少了一些激情,准确地说缺少了一种异性温情。就在龙起銮感到惆怅、失望的时候,他在工作中结识了平南镇未婚女青年周枚(化名)。

  周枚有着一头乌黑柔软的秀发,瓜子脸,白净水嫩的肌肤,体态轻盈、婀娜多姿,加上她温和如春风般的话语,令龙起銮神魂颠倒。经过一番交往和接触,周枚发现龙起銮虽然尊为副县长,但为人随和,谈吐风趣幽默,不久双方发展成情人关系。

  周枚以为能攀上龙起銮这条“龙”,今后定能风风光光,衣食无忧。客观地讲,那时的龙起銮还真的很廉洁,他手中并没有多少现钱供周枚挥霍。周枚很失望,一度想与龙起銮分手。龙起銮为了“拴”住周枚,2005年6月,在收受了广西平顺集团公司董事长吴军送来的20万元现金后,便以周枚的名义在“阳光都市”小区购买了一套面积139平方米的商品房,又用25万元进行装修,还购买了家具。

  早在龙起銮担任覃塘区工委委员、管理区管委会常务副主任时,他与朋友就参与“六合彩“赌博了。开始只是小打小闹,自从周枚离开及妻子因肺癌病逝这段时间,龙起銮感到精神压力与为妻子治病欠下巨额医疗费的压力接踵而来,生活空虚,了无情趣,他便依靠赌“六合彩”来打发空虚无奈的生活,其中尤其那1:40的赔率不断刺激着龙起銮几近迟钝的感官。

  2007年五一期间,他在收到好友陶勤勤送来的20万元贿赂款后,把其中的10万元孤注一掷全部购买了“六合彩”。他的“不凡”举动,瞬间镇住了庄家,但奇迹并没有出现,最后都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站在被告人席上的龙起銮,脸上写满了忧愁和沮丧。龙起銮受贿一案,经贵港市检察院反贪局侦查终结,于2008年1月18日移交覃塘区检察院提起公诉,该院指派副检察长陆兆法、检察员林敏出庭支持公诉。针对公诉人指控的犯罪事实,龙起銮说:“他们(指行贿人)是我的好朋友,他们送给我的钱,是朋友间的互相帮助及生意上的正常经济往来,我是向他们借钱或他们还钱给我。我没有为他们提供职务上的便利。”

  龙起銮被立案调查后,近一年时间没有见到儿子了。龙起銮想到今后儿子只能一个人生活,他流下伤心的泪水。妻子因病撒手人寰,而自己又锒铛入狱。往日一家三口团圆快乐的生活早已晃如隔世,让他百感交集。

Copyright © 2012-2013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936102.com 版权所有